當前位置:
首頁 > 影評雜談 > 新娘婚禮反虐殺,每1分鐘都是爽點(結局炸裂)

新娘婚禮反虐殺,每1分鐘都是爽點(結局炸裂)

昏暗的古堡里,幾點火光像漂浮的幽靈在走廊、大廳、房間游蕩。

格蕾絲剛想向火光走去,一個人突然捂住她的嘴,把她拖進了娛樂室。

她驚魂不定,呼救聲被大手擋住,只能在喉嚨里沖撞。

不過馬上,她就恢復了鎮定,原來是那人是他的新婚丈夫艾利克斯。

新娘婚禮反虐殺,每1分鐘都是爽點(結局炸裂)

他驚恐萬分地把食指豎在嘴邊,嘴唇微微抖動,示意格蕾絲安靜。格蕾絲看著丈夫——他緊張過度了。

不過是玩一個游戲,好像要他命一樣。

她和艾利克斯今天成婚,夫家有一個古怪的傳統——每一個新加入的成員都要在新婚當夜玩一個游戲。

她要玩的是捉迷藏,她來藏,艾利克斯的家人來找。

一個女仆走進了房間,她和丈夫躲在床后面。突然,她聽到艾利克斯的姐姐大叫一聲“我找到她了。”

然后嘭一聲槍響,接著是一聲悶響,好像有什么摔在了地上。

噠噠噠,急切的腳步聲傳來,幾個人趕了過來。

是姐姐、公公和婆婆,格蕾絲偷偷瞄了一眼,嚇得魂飛九天——

地上,一個女仆的臉被轟掉了一半,血汩汩流出。

她才意識到,這個游戲真的會死人——

準備好了沒

Ready or Not

新娘婚禮反虐殺,每1分鐘都是爽點(結局炸裂)

今天,是格蕾絲的大日子——

她就要和男友成婚了。

地點選在男友家豪華的古堡里,男友家經營著游戲公司,經過三代人的努力,成了巨富。家境一般的格蕾絲就像灰姑娘。

格蕾絲和夫家人互相都看不對眼。

公公覺得她是看上了自家的錢;哥哥總是想打她主意,大嫂覺得她就是那種釣凱子的綠茶婊。

新娘婚禮反虐殺,每1分鐘都是爽點(結局炸裂)
新娘婚禮反虐殺,每1分鐘都是爽點(結局炸裂)
新娘婚禮反虐殺,每1分鐘都是爽點(結局炸裂)

格蕾絲能不能成為他們的家人?

哥哥說,當然不行,理由卻是:因為格蕾絲還有靈魂。而父親對這個問題顯得有些草率,這得先玩了游戲再說。

游戲?對。

新娘婚禮反虐殺,每1分鐘都是爽點(結局炸裂)

午夜十二點,一家人聚集在一個特殊的房間,只有家族成員才可以進。

公公在大家入座后,開始回憶家族的崛起史,從祖父到他,每一代是怎么一步步變成豪門的,而在這個過程中,家族成員都相信,是一個名叫勒貝爾的人一直在暗中看護這個家族。

新娘婚禮反虐殺,每1分鐘都是爽點(結局炸裂)

因此,家族有個古老的傳統,每個新加入的成員都得在勒貝爾留下的盒子里抽一張牌,來決定玩一個游戲。

公公把那個盒子放到格蕾絲面前讓她抽牌,她覺得有點奇怪又有點好笑。看看旁邊的艾利克斯,他卻是一副大難臨頭的樣子。

新娘婚禮反虐殺,每1分鐘都是爽點(結局炸裂)

格蕾絲抽了一張牌,上面顯示“捉迷藏”。

當她笑著把牌給大家看的時候,艾利克斯瞪大了雙眼,就像突然被人打懵了一樣,哥哥露出一副擔憂的神色,每個人都被震住了。

新娘婚禮反虐殺,每1分鐘都是爽點(結局炸裂)

公公楞了一下,才說:

不錯,這是規定

格蕾絲在出去找藏身之地前,艾利克斯悄悄在她耳邊說,出去以后到我房間找我。然而,她卻想好好玩玩游戲而已。

新娘婚禮反虐殺,每1分鐘都是爽點(結局炸裂)

當她在這個空曠的古堡里尋思藏在哪里好的時候,公公開始在房間給每個人發武器。

給哥哥一把獵槍,給姐夫一把十字弓,給姐姐一把左輪手槍,給姑姑一個斧頭……

格蕾絲還在慢悠悠地找著,而這群全服武裝的人,提著油燈,拿著武器,準備開始他們的狩獵。

新娘婚禮反虐殺,每1分鐘都是爽點(結局炸裂)
新娘婚禮反虐殺,每1分鐘都是爽點(結局炸裂)

《準備好了沒》,一部爽片。

但,有點奇怪,這是一部男性和女性觀感會有比較大差異的爽片,女性觀眾會看得更深,更感同身受。

肉叔先分享一個喝著快樂水的電影宅男是怎么看這部電影的。

這是一部驚悚中帶著荒誕,荒誕中帶著嘲諷的另類恐怖片。

劇情很簡單,就是格蕾絲糊里糊涂成了獵物,在古堡中東躲西藏保命的故事,至于反沒反殺,這個咱再說。

這個并不復雜的故事,才讓電影的爽點一個個暴擊你。

作為一部恐怖片,其實血腥和暴力的程度都在射程范圍之內。

雖然血不多,可實實在在讓你在視覺和心理層面都感受到錐心刺骨的疼痛

比如,格蕾絲不小心跌入一個地窖,里面都是腐爛的羊尸,蒼蠅嗡嗡地叫囂,臭氣熏天。

她趕緊順著樓梯爬上,一只手剛剛夠著地窖邊緣,腐朽的樓梯整個崩掉。

一只手支撐著她身體所有重量,為了爬上來,她把另一只被槍打中過的手狠狠拍在邊緣上的長釘,釘子透肉掌穿出。

新娘婚禮反虐殺,每1分鐘都是爽點(結局炸裂)

血不多,可視覺帶來的刺激真疼。

還有,格蕾絲為了穿過鐵柵欄,被折斷的鐵欄桿在后背劃出一條血道。導演特地給了一個特寫,配上肉一點點被割開的音效。直接引起心理不適。

讓電影更加另類的是,在血腥恐怖中加入一點點荒誕的調料,風味更佳

比如。

姐姐在加入狩獵格蕾絲的游戲之前,特意嗑了一把藥。拿著手槍的她在娛樂室看見一個人影,大叫著“我看見她了!”馬上開槍,轟掉的是女仆的半張臉。

因為忘記了拿自己的槍,丈夫把十字弓給了她。

這時,另一個女仆興沖沖地跑來報告格蕾絲的蹤跡,姐姐剛拿好十字弓,一個手抖,又把箭射進了女仆的嘴里。

新娘婚禮反虐殺,每1分鐘都是爽點(結局炸裂)
新娘婚禮反虐殺,每1分鐘都是爽點(結局炸裂)

好吧,又干掉一個。

然后另一個女仆得知了同伴慘死的消息,嚇得躲進墻壁里一個暗格。誰知道格蕾絲也發現了這個暗格,她想進,可女仆不讓。

兩人就這么推搡著,不小心按到了開關,機械控制的門板放下,可女仆一半的身子還在外面,就這樣,她被活活壓死了。

新娘婚禮反虐殺,每1分鐘都是爽點(結局炸裂)

本來陰沉恐怖的氛圍,被這倆女仆搞得突然輕松幽默了起來,而喜感卻來源于,死亡。

作為一部驚悚恐怖片,電影一點也不拖沓,前因后果一說完,捉迷藏殺人游戲就已經開始。然后,就一直你追我趕,你藏我找的緊張刺激中。可以說,基本完成讓人爽的任務了。

但,肉叔發現,電影還可以用另一種視角來看。

這簡直就是女性在婚姻關系中可憐處境的恐怖具現化。

仔細想想捉迷藏這個游戲。

格蕾絲是躲藏的人,其他人都在找她。

這個游戲就好像新娘在婆家步履維艱,必須得小心翼翼地走每一步,每個人都盯著你,一旦出了點錯,他們就會群起而攻之。

有一個細節。

格蕾絲躲在羊圈內,被丈夫的小侄子發現,她以為這個小家伙不會像大人那樣殘忍地對她。可小孩拿出一把槍就廢了格蕾絲的一只手。

連小孩都是敵人。在婆家,新娘孤立無援。

新娘婚禮反虐殺,每1分鐘都是爽點(結局炸裂)

在雙方的關系上,新娘和婆家人是一種對抗的關系,而關系最親密的丈夫則被規定兩不相幫。像極了丈夫夾在妻子和原生家庭中間的尷尬處境。

新娘婚禮反虐殺,每1分鐘都是爽點(結局炸裂)

艾利克斯剛開始對格蕾絲還提供了一點幫助,看到格蕾絲把老媽干掉以后,立馬就變成了幫兇,把她親手綁在了祭壇上。無法平衡婆媳關系的丈夫最終站在了婆婆這一邊。

這對新娘來說還不夠恐怖的嗎?

特別喜歡結尾,太酷了。

一夜過后,格蕾絲渾身是血,潔白的婚紗早已被血污,汗漬,泥跡侵占,長袖變成了短袖,她坐在臺階上,身后是被熊熊大火吞噬的房子。

格蕾絲點燃一支煙,消防隊趕來,問她:

發生了什么?

格蕾絲吐出一口煙,說:

婆家出了點事

新娘婚禮反虐殺,每1分鐘都是爽點(結局炸裂)

電影開頭,在婚禮舉辦之前,艾利克斯問格蕾絲:

準備好了嗎?

現在來看,這句話既是問格蕾絲準備好出席婚禮了嗎,又是問她準備好玩游戲了嗎,更是問她準備好進入婚姻這個恐怖游戲了嗎?

上周《奇葩說》其中一道辯題正好關于婚姻,說的是“戀愛多年我卻恐婚,現在面前有一瓶‘去除恐婚水’,我要喝嗎?”

這個問題公說公有理,婆說婆有理,咱不多做討論。

《準備好了沒》和《奇葩說》的辯題背后其實都在提醒——

結婚之前要做好準備。

新娘婚禮反虐殺,每1分鐘都是爽點(結局炸裂)

新娘婚禮反虐殺,每1分鐘都是爽點(結局炸裂):等您坐沙發呢!

發表評論

您必須 [ 登錄 ] 才能發表留言!

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